您当前位置: 新闻> 新闻详情
 
新闻详情

死飞马球

作者:宝运莱游戏官网-宝运莱网址-宝运莱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20-02-10 02:55:33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死飞马球是一项极具挑战的项目,该自行车没有刹车,所以称为“死飞”,在“死飞”上进行马球项目比赛,既刺激又危险!

  关于自行车马球究竟是在那里起源的,每个人也许都有自己的说法。但是,一旦与硬地,街头,都市等等扯上了关系,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而这正是我要讲的故事。

  我认为当千禧年快要到来的时候,总要有一些伟大的东西产生以供下一代人喜爱。正因为我们住在这拥挤的都市丛林里,硬地自行车马球也就应该成为了人们的最爱。那时,许多的年轻人正被派到海外进行石油战争,一场革命越来越吸引人们的主意。

  时间回到遥远的1998年,那时的西雅图还是满街都是骑着自行车的邮递员。那时我们有着绝妙的人生,那时西雅图的夏天还很长。不久之后,互联网出现了。一个叫做Kozmo的小公司来到了这里,许多的前邮递员在不骑车一段时间后去了那里工作。我碰到了他们中的一些人,他们对我说“你应该来的,这里很赚钱的。”于是我就去了那里。那是差不多是1999年的春天。这时,邮递员社区中正在弥漫着一种想打自行车马球的渴望。不知道究竟是谁激起这种渴望的,也不知道是谁开始带头打了起来,总之我们的自行车马球就这么开打了。

  于是整个99年的秋天,我们都在一个叫做sunkin的停车场打马球。当时我刚刚开始在kozom的工作,那时有许多的不用工作的时间。在这些时间里二十几个邮递员就会开始修车,畅饮,打打马球,或是去喜欢的女孩家里。有时甚至会同时做这几样事情。本着邮递员社区里每个人的争强好胜的性格,我们开始把自行车马球打得更加激烈。我们开始规定球门应该是一辆自行车长的宽度,而不是以前简单的拿个UPS的大箱子当球门。我们还计算出在自行车疯狂冲撞的赛场上3v3是最合理的比赛人数。

  在99年的秋天的鬼节,我主办了第一届Messquerade,一个穿着万圣节服装的自行车野猫赛和寻宝游戏。那个比赛时间非常的短,所以在那之后我又在sunkin停车场举行了一个小型的自行车马球联赛。我已经不记得究竟有多少只队参加了那次比赛,但我确实还记得那次比赛的赢家——Tim Mason, Dillon Canfield, 还有CB-Chris Baker,据我所知他们现在还在波特兰继续打自行车马球。

  在这之后的几年,自行车马球在西雅图以一种说经常又不经常的节奏一直在进行着。在2000年到2001年的那个冬季,这项运动几乎在这里快要灭亡了,我想尽了一切办法让人们参与进来,但显然大多数人在那时还没有这种想法。

  在这之后,kozom在2001年的三月倒闭了,那时市区的邮递员工作我已经回不去了,于是我在西雅图的一家竹子进口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在看到那里的众多产品后,我在一种叫做tam vong的越南竹子前闪现出了灵光。我可以用这种竹子做出完美的自行车马球杆。(具体过程请见原文)

  这些球杆可以用很长的时间。我于是做了许多,并且送给大家让他们去打自行车马球。之后我又开始以十美元的价格开始出售这些球杆,并且冠以终身保修!最后我开始用ABS做杆子的槌子,而不是以前用的竹子。在这之后,波特兰的一些人开始用滑雪杖做球杆,许多人也马上开始跟着潮流这么做。

  大约是在2002的夏天,自行车马球真的开始火起来了。特别是在西雅图和波特兰的各个邮递员聚会上。这是我记忆中这项运动开始火爆的时间。我还记得当一个全是女生的队伍在比赛中打败了一只男子队。这正是在Rev Phil 2003年(原文为2006年,但作为译者我认为有误,应为2003年)制作他的第一部自行车马球纪录片POLO INVASION 的时候。

  2003年,那年西雅图主办了CMWC(世界自行车邮递员锦标赛)。我和一群一起打马球的呆瓜门召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邮递员们去整个西雅图最适合打马球的地方认识自行车马球这个运动。那是一个离主会场只有一个街区的地方。只要有几箱啤酒足以使这些人来看看究竟有什么新鲜的玩意儿。只有用一只手都数的出来的来自世界各地的邮递员真正在那个九月的周末玩了自行车马球,但那绝对点燃了几乎所有在场者心中的火花,自然是从之后几年这项运动的疯狂的发展猜想出来的。最后,在颁奖仪式后的晚上,我们在主办的大街上上演了一个很烂的表演赛。在大探照灯的照射下,我们只进行了短短几局比赛,而且在我的记忆中那时大家还都在用bmx和stingray(做为译者,我表示不知道这是什么)打自行车马球。

  从这里开始,人们对于硬地自行车马球的兴趣开始正式起航,而且还形成了一种流行的趋势——这激起了我们对于自行车竞技性的一种渴望。整个社会对于自行车马球的看法也在逐渐的转变。这项运动正逐渐的成为可以一边喝着饮料,一边观看并且享受的运动。

  这就是我所能回忆的关于这项神奇的运动上个十年的故事。我希望更多的人可以看到它。

  爱生活,爱死飞,不做下一个谁,只做第一个我,从我踏入死飞这项运动,我已深深爱上她。